AG8(中國)企業集團

 【廣州日報】他拿起畫筆 感覺逃離了病痛
    越南癌症老人在廣州醫院創作畫作超過60幅

  文/廣州日報記者申卉

  圖/廣州日報記者蘇俊傑、李湧豪

  雖然身在病榻,66歲的老人卻每天不停作畫。2014年,得知自己身患癌症後,越南老人阮名剛選擇自學畫畫,來對抗病痛帶來的鬱結與苦悶。

  來到廣州求醫後,他更是一發不可收拾。醫院裏,他遊走在各個病區為病友、醫生作畫;白雲山上,他為語言不通的晨練街坊作畫。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裏,老人創作的畫作超過60幅,隨著心情的開朗,他的病情也逐漸好轉。

  確診癌症才拿起畫筆學畫

  坐在廣州現代醫院的小花園裏,阮名剛正在為一名年輕的女護士畫素描肖像。幾分鍾後,護士的麵容便在阮名剛的筆下清晰浮現,尤其是那雙含笑的眼睛,似乎每根睫毛和毛孔都被精心描摹,格外傳神。圍觀的病友不時發出嘖嘖稱讚,“畫得很有神韻。”“眼睛太美麗了。”

  如果不是穿著病服,很難看得出阮名剛是一名癌症病人。他身材微胖,麵色紅潤,滿臉抑製不住的笑意。“因為我總是很快樂。”阮名剛笑著說。

  阮名剛今年66歲,來自越南。一年半前,他開始出現持續性的咳嗽、胸悶,直到2014年年底,他被確診為肺癌。正是在這段人生最昏暗的日子,阮名剛選擇拿起畫筆,開始自學素描。“當時還沒確診,隻覺得身體很不舒服,有一次到海邊散心,看到有畫家為遊人作畫。”於是,這名年過六旬的老人動起了學畫的念頭。

  畫畫的專注讓老人忘記病痛

  但學畫對這個退休老頭來說,著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阮名剛說,退休前,他是一名儀器修理工,與畫畫沒有丁點關係,加上沒有老師指點,阮名剛隻能靠著不斷地練習增進畫藝。“一開始,我畫得很難看,但因為給家裏人畫的,他們也無所謂。”

  阮名剛說,在接受治療初期,他經常因為服藥出現身體不適,情緒也變得很糟糕,每當這個時候,他就拿起畫筆。“隻有在畫畫的時候,我才感覺逃離了病痛,心情平靜下來。”在他看來,畫畫所需要的專注能讓他忘記病痛。他十分感慨地說,“如果不學畫畫,我也許每天都會不停地想,自己為什麽得了癌症。”

  治病空隙 去白雲山給晨運街坊作畫

  為了治療癌症,阮名剛先後多次來到廣州。每一次,無論他的隨身行李有何變化,不變的總是畫筆、畫紙、橡皮和用月餅盒改造而成的小畫板這幾樣工具。

  每天,他樂此不疲地遊走在醫院的各個病區,給醫生護士,和來自菲律賓、印尼等不同國家的病友們畫素描肖像。遇上語言不通的,他就拿著工具比劃。他還經常跑到離現代醫院不遠的白雲山上,給晨運的街坊們作畫。不到半年的治療期裏,他畫了超過60幅人像素描。

  由於阮名剛作畫對象多是在醫院的病人,有的病人做化療頭發掉光了,他十分貼心地加上頭發,有的病人在治療期間體重掉得很厲害,他暗暗把對方畫得圓潤。在不斷地練習中,阮名剛逐漸摸出了門道,那就是眼睛畫得像,人便栩栩如生。

  他每次作畫時,都會將主要精力放在眼睛上:先畫出眉眼輪廓,再描出雙眼形態,最後點綴出眼神。“眼睛是心靈的窗戶,如果眼睛畫得不準,整個人都不像了。”阮名剛解釋。

  病友

  慕名求畫

  然而,每次作完畫後,阮名剛自己從不保留,總是把畫像送給畫中人。“我不為錢畫畫,我隻是希望通過畫畫,把快樂帶給自己,也帶給別人。”

  他自己則對畫像拍照留念,“我想回家鄉以後,讓我在越南的親人知道,我在異國他鄉收獲了很多友誼。”說這話時,阮名剛臉頰上泛起由衷的笑意。

  久而久之,阮名剛在醫院裏變得小有名氣,不時有病友慕名而來,拜托他作畫,阮名剛則是來者不拒,有時為了作畫,連吃飯都顧不上了。最誇張的時候,他一天能畫6幅肖像。

  阮名剛的主治醫生告訴記者,阮名剛的肺癌發現得很及時,經過半年的治療,阮名剛恢複得較好,腫瘤已經消失。在他看來,這與病人良好積極的心態不無關係。

回到頂部